约翰∙洛克 (1632-1704)

“掌管灵魂的事不可能属于民事官长,因为他的权力仅限于外部力量,而纯真的和救世的宗教则存在于心灵内部的信仰,舍此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为上帝所接受。”

哲学家约翰∙洛克,连同其他思想家如托马斯∙霍布斯和勒内∙迪卡尔,常常遭基督教社会伦理学家指责为盗用自然律法传统,阐述了非圣经视角下的人的本 质,和近现代西方政治表现的普遍世俗化。即使在面对这些严重控诉时,洛克对近现代自由观有着深远的影响,并且他在古典自由传统中占据着稳固的地位。面对这 份具有争议的遗产,他的一生和思想都值得我们密切关注。

洛克于1632年8月29日生于英国的萨默塞特,他曾在牛津大学学习,最终在那里获得医学学士学位。他的行医活动将他同艾希里勋爵联系在一起,也就 是后来的沙夫茨伯里伯爵一世。洛克后来退居法国,不过当他的资助者由于英国政府而导致声名狼藉后,洛克逃往荷兰,以匿名秘密居住在那里。这个秘密生活似乎 是命运注定的,因为他参与了将沉默寡言的荷兰人奥兰治的威廉扶上了英国王位,也就是日后闻名于世的光荣革命。正是在这个英国制宪史的分水岭诞生了洛克最著 名的著作《政府论》,这部著作曾为革命的政治事件提供了一个理论的架构。

除了他在《政府论》中对法治,分权,以及有限政府这些思想的贡献之外,洛克在同样作为他的奠基之作的《论宗教宽容——致友人的一封信》中清晰的表达 了他对于宗教宽容这一观点的赞同。正如一个评论者在总结洛克的观点时候所说到:“我们有宗教自由的权利因为就信仰本身而言,其本质就是与强迫相矛盾的。” 洛克正确的看到了这个观点即心灵“不可能受外部力量的强迫而接受对任何事物的信仰”。不过律法,最终是受强力支持的。然而这样的强迫并不同真正的宗教信仰 相容。正如洛克所总结到“官长的权力是不能靠法律的威力来确立任何信条或礼拜形式的。因为法律若没有刑罚便不会有威力,而在这种情况下,刑罚是完全不合适 的,因为它们无助于使人内心信服。” 在美国殖民地,《论宗教宽容——致友人的一封信》成为了激发更具广泛意义的宗教自由(该自由包含了洛克所否认的犹太和罗马天主教)的主要灵感,即《弗吉尼 亚宗教自由法案》中的宗教自由观。

来源:杰姆斯 H. 塔利 编,《约翰∙洛克:论宗教宽容——致友人的一封信》,哈克特出版社,1983年;以及杰姆∙鲍威尔著《自由的胜利》,自由出版社,20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