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当理解格里菲斯的“利己“

Jordan Ballor

在美国内部信贷危机的尾流和接踵而来的全球经济衰退,以及各种各样对今天商业文化所出现的问题进行诊断和修正的尝试中,显然,政治家们以及评论家们在近几个月来,已将恶棍的称号冠于高收益投行,高盛公司。正如《泰晤士报》的约翰∙阿利吉在去年十一月所写道的,“高盛突然就如同那些它曾乐不思蜀进行购买的那些信用违约互换和其他难以理解的新奇的金融工具那样声名狼藉。

该公司成为了周六晚秀(Saturday Night Live feature)的目标,该节目调侃高盛应该将其名字中的金Gold和携款sack去除以改善其糟糕的形象。马秀∙毕晓普,美国《经济人》的商业版编辑以及《毁灭之路:如何复兴资本主义以及美国第一的地位》的合著者曾说“高盛公司是一个非常好的公司——是你在华尔街可以找得到的好公司,这就是问题。”对高盛而言更为糟糕的是,当公司的领袖试图从道德的,甚至是宗教的角度去看待银行的行为。在阿利吉的文章中,高盛的总裁劳尔德∙贝兰克梵宣称他们银行所做的事情是“上帝所做的工作”。

在去年伦敦的圣约翰大教堂举行的以道德和经济为主题的小组讨论中,高盛的顾问和副主席,布莱恩∙格里菲斯爵士,报告说,“耶稣的诫命要爱人如己是一种对利己主义的认可。”该言论一出,不仅遭到来自视高盛为罪魁祸首激进派的抗议,同时也也遭到来自遍布政治范围内的宗教支持者的一致抗议。在旅居者博客(Sojourners blog)中,查克∙古滕森(Chuck Gutenson)嘲笑格里菲斯的言论为“聪明的圣经注解”。《首要问题》的编辑约瑟夫∙伯顿表达了他对格里菲斯言论的怀疑,他正确的注意到格里菲斯“如不引用该措辞就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认识利己主义

不过如果我们能抱着宽厚的态度仔细去看格里菲斯的言论,我们会揭示出一些任意否定所无法发掘的意思。首先,关于伯顿认为格里菲斯措辞无效性的观点,我们需要注意到一个现象即关于伯顿在小组讨论中的发言的报道存在着一定的误导性。根据文本纪录(PDF),格里菲斯实际所说的并不是耶稣的诫命是对利己主义的一种认可,而应该是耶稣的诫命是对于将利己主义作为人类行为的一种动机因素的认可。格里菲斯说:“我认为耶稣的诫命——要爱人如己是一种对利己主义的认识(此处添加强调)。该论点与那些各种各样的报纸对他的言论进行的报道有所不同。

第二,最接近格里菲斯言论的语境应该这样来表达:他曾在利己主义(广义的)和自私(狭义的)两者之间做出区分。实际上,格里菲斯曾试图在与其他小组成员的评论的对话中表达过这个区分,阿代尔∙特纳,英国金融服务管理署主席,曾在讨论中引入过亚当∙斯密。格里菲斯说他“不过是曾尝试着变得稍稍次学术点”,并且注意到斯密的观点“利己主义的行为,他们可能有时候是自私的,导致好的结果不过我不将利己主义看成是糟糕的。”

格里菲斯言论的神学背景是奥古斯丁式的对适当有序之爱的广义理解,也就是所谓的“爱的秩序”(“ordo amoris”)。我们要爱我们自己;自我之爱是肯定的,承认的,甚至认可的,如果适当的对其加以理解。不过在处理与其他爱的关系之时,自我之爱必须被置于适当的位置,其中最高的是上帝。从这个观点看,耶稣的诫命“要爱邻人如己”将至于适当程度的我们对自己的爱和对他人的爱的程度相联系起来了。我们所有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而被造的,并且我们拥有同等的尊严,因此有同等要求被爱的权利。自爱,考虑自我,和利己主义是在一条线上的。如果在处理与其他爱,考虑和利益时进行适当排序。

在这个层面上,格里菲斯的“聪明注解”并没有任何新异之处,唯一有误的引证就是将耶稣的指示看成一种“认可”而不是“认识”,这点让它显得非常有争议。正如C.S.路易斯(C. S. Lewis)对新约进行反思时所写道的,“如果在多数现代人头脑中都潜藏着这样一种坏的观点:即我们对自身利益的渴求和享受该欲望的强烈期待,我认为该观念已悄悄潜入康德和斯多葛学派,而不存在基督教信仰的任何部分中。

成功和慷慨

不过可能更重要的是,注意到格里菲斯过去的这些言论漏掉了他更大的观点,这个观点才是他在该活动中讨论的重点。这个更宏大的观点可以这样来描绘:“我作为一个基督徒,我认为我们应该不仅仅要去承担,如上所述,为繁荣打下基础的责任;同样应该以各种方式去服务我们的社会,并且我认为基督徒生活方式的标志是慷慨。”此处我们强调给与以及仁爱而不是自私和追求私利。

从小组讨论的更全面语境来看格里菲斯的言论,你会发现实际上并非是一个贪婪的银行家在试图从圣经中寻求毫无根据的辩解,而是一个深思熟虑而坚定的基督徒努力的迂回行进在曲折而艰难的生命考验之路上,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牧养门训之路。在留给观众最后的思考中,格里菲斯如是说到:“我认为我们所有人都应叩问自己——无论你为什么组织工作——那就是你的良知何在,我的良知何在?总有一天,你我都不得不站出来表态,当然有时候这是很困难的,甚至会遭遇尴尬和痛苦——不过我认为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并且今天晚上已经很好的向我证实了不断考察自己良知的必要性”。

这是对我们需要去学习更多东西以适当的将我们的自爱和自利与我们的同伴联系起来,并且将所有这些爱归于上帝自身。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更好的方式去概述基督徒的牧养门训生活。

乔丹 J. 巴拉尔:《市场与道德》杂志的主编,他在苏黎世大学获其宗教改革历史学博士学位并且从加尔文神学院获历史和道德神学博士学位。